乔汀

【哈麦】vampire in Manhattan(一)

---吸血鬼AU
---CP:Harvey/Mike
---高级吸血鬼Harvey Specter意外的觉得无业小青年Mike Ross的鲜血很美味,他决定让Mike活下来,做为只属于他的吸血鬼,活下来。

01.
“我知道你需要钱,我能帮你,回我电话。”
Trevor的留言结束了,电话里只剩下兹兹的电流声。Mike的手僵在半空,迟迟没有放下举在耳朵边的手机。他恨自己没有在听清对方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挂掉,他恨自己没有一口回绝的勇气。
他需要钱。如果他下周前没有办法给祖母的疗养院交两万美元,他的祖母就会被撤出病房,祖母已经八十好几,不能没有专业人员照看。Mike的父母在他11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世了,他是被祖母抚养长大的。在这个世界上,祖母是Mike仅存的亲人,他无法想象失去她。
Mike把手机扔到茶几的一边,发出一声闷响。僵硬的手臂重重砸在大腿上。
他需要做这件事。Mike从沙发上起身,他的出租屋虽然只有一室一厅,而且总是很乱,但这不妨碍Mike把这称作家的感觉。这件事如果出一丁点儿的差错,他心想,他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这里了,也再也没有办法见到祖母了吧。
十斤大麻,足够他做一辈子的牢了。
茶几上放着一小叠账单,嘴上面那张赫然是疗养院发给他。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Mike咬紧嘴唇,伸手抓向茶几另一端的手机。

曼哈顿的一座私人豪华寓所里,吸血鬼首领Jessica正在与他的下属Harvey会面。
“Harvey,这次你必须去。”Jessica的神情严肃,显然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耐心。
“别这样嘛Jessica,你知道我习惯单干。”Harvey露出招牌笑容。Jessica知道这也是Harvey用来打发他不想干的事情的时候会露出的表情。
“我不管你的什么习惯不习惯,”Jessic扬扬眉毛,眼角的泪痣都染上了几分严厉,“我是这里的首领,而且我告诉你,我们需要新人。”
Harvey学着她的样子扬了扬眉,“你可以叫Louis去,或者其他人。拜托,Louis也到了可以进行初拥仪式的年纪了吧。”
“Harvey,你知道为什么的,”Jessic说,“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你也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是你。”她的声音依然严肃,但语调却带了几分疲态。
“你知道你看到的不一定会全发生的对吧?”Harvey收起脸上的笑容。
“谁知道呢?”Jessic自嘲的耸肩道,“我老了,总有我预料不到的事情,Harvey,去找个人,随便他妈的什么人,”她转身离开,“找个你认为能承受得住的人,带回来,进行仪式。”

“你以为你要干什么?”Trevor公寓的门开了一条小缝,门外的Mike穿着帽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你说呢?”Mike说,“这他妈可是你的主意。”Trevor飞快的把他从门外拉进来,探出头去四下张望着。“没有人跟踪你吧?老兄,我可不想这事儿还没开始就暴露了。”
Mike自然的在公寓的沙发上坐下,“行啦Trevor,别拐弯抹角,东西在哪?”他不自觉揣进荷包里的双手出卖了他,Mike其实紧张的要死。
Trevor确定没有人跟踪,终于放松了神经。他对Mike挑眉笑道:“放心,很安全,”他拍拍Mike的肩膀“你要做的,老兄,就是把箱子从一个地方运到另一个地方,然后”Trevor打了个响指,“两万块揣进荷包,然后走人,就这么简单。”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做?”Mike太了解他这个朋友了,真实情况肯定比Trevor告诉他的要复杂的多。
“拜托,”Trevor摊手道:“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好吗?我可没有强迫你一定要去哦。”
两万,祖母,下周前。
老天呐,Mike揉了揉眉心。如果这一票顺利完成了,他保证以后只做做帮人代考的小本生意,绝不掺合这种事情了!
“好吧,”Mike站起身来,“箱子在哪里?”
Trevor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一脸震惊而夸张的表情,“等下,你不是要打扮成这幅样子去吧?”
“有问题吗?”Mike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宽大的黑色帽衫,黑色的运动裤,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特意换了一双球鞋。他去代考的时候就是这么穿的呀。
Trevor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兄弟,那可是正式场合,不整两件西装,可是进不去的。”Mike瞪大了眼睛,他上哪儿去找西装?“去我衣柜里拿吧,”Trevor靠在沙发上,显然陷入了对美好未来的幻想,“说真的Mike,咱们干完这一单拿到的尾款,说不定还够你能拿去给自己整一套。”
Mike翻了个白眼,重重关上衣帽间的门。他可不是来听Trevor胡说八道的,干完这一单,他就收手。

Harvey一个人坐在高级会所里,小口品味着玻璃杯里的酒。成为吸血鬼让他的味蕾更加的敏感,每一口酒都刺激在舌尖上。
高级吸血鬼能享受普通吸血鬼所不能享受的除了鲜血以外的美味,比如酒,他的人类最爱。
Harvey很喜欢他们总部所在的地方,人类管它叫曼哈顿,Jessica统领的群体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久了。Harvey见证了它的成长与繁华,这也是为什么他格外的珍惜在这个城区的每一个瞬间。毕竟吸血鬼拥有近乎无尽的生命,任何的美好都有可能转瞬即逝。
这自然也成为了Harvey假公济私的理由,Jessica要是知道他从总部出来根本没有认真去思考她交给他的任务,估计得气的连喝三大罐新鲜的小牛犊血。Harvey搞不懂那玩意儿有什么好喝的,哪里比得上他最爱的血浆果呢?
Harvey自认为是高级吸血鬼里的楷模,不乱伤人,不乱吸人血,不乱用能力,并且完美的融入了这个时代,他才不想找个人与自己建立血盟誓言。
Harvey知道初拥仪式对吸血鬼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给猎物印上记号,意味着宣告了猎物的归属权,其他吸血鬼不可以染指被初拥了的猎物。被吸血鬼选中的人,会与他的长亲(指选择他的那一位吸血鬼)建立血盟誓言,血盟誓言是不可磨灭的印记,直到双方死亡之前,都不会消失。
Harvey望向四周,他英俊潇洒的面荣已经吸引了不少女人对他侧目。去他的血盟誓言,他优雅的从座位上起身,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找他下半个吸血鬼生的麻烦的。

------------------------------------------------
我到底在写什么呀😖😖😖
如果有任何错误或者不妥的地方各位大大一定一定告诉我这个小透明🙏🙏🙏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