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汀

【哈麦】vampire in Manhattan(七)

---吸血鬼AU
---CP:Harvey/mike
---高级吸血鬼Harvey Specter意外的觉得无业小青年Mike Ross的鲜血很美味,他决定让Mike活下来,做为只属于他的吸血鬼,活下来。

07.
Mike在院长办公室门口来回踱步,他在纠结怎么向疗养院的人开口,必须让他们再多给他一定时间去凑那该死的两万块。别人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差点丢了性命,Mike自嘲的想,他搭进去了半条命,结果到头来荷包还是空空如也。
“Mike Ross?”护士长从办公室里出来,刚好看到门外纠结到炸毛的Mike,“我们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祖母换房间了,她现在住在……”护士长低头翻看手上的病人簿子,在上面寻找Mike祖母的名字。“护士求你了,”Mike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急忙说道:“我一定会集齐钱的,请别把我奶奶移出来!”他额头冒出一层细汗,只是晚了一天而已,命运不能这么对他。
“不好意思什么?你们不住高级病房了吗?”护士长狐疑的看着Mike,“我们床位很紧缺的,如果你们想撤掉的话也不是不行。”
Mike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天晚上,他放进口袋里的账单!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带着热腾腾的贩毒来的钱径直过来缴费。
Mike一把抢过护士长的簿子,飞快的翻到R字头的那面,祖母的名字后面赫然是一个天文数字和一个好看的“S”的签名。
护士长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穿来的,“两天前有位先生过来给Ross女士缴齐了全部费用,还给她付了五年的高级看护的钱,”护士长把簿子从呆滞的Mike手里抽回来,“另外还有往后五年的住院费用,我们还以为你们认识。”
他欠Harvey的有多了一项,Mike有点想笑又有点苦涩的想。“我们是认识。”
Mike终于清楚的看到了他和Harvey之间的差距,美好的幻想就像阳光下的巧克力房子,就算融化了也是甜的。这些钱,是在让他认清现实罢了,他和Harvey是注定无法一起在一个巧克力房子里的,因为Harvey是Knipschildt的黑松露,他充其量就是颗M&m豆,还是带花生夹心的那种。
Mike轻轻推开祖母病房的门,角落里的空气净化器运作发出细小的声响。老人家已经睡了,Mike没有惊动她,虚掩上门静静站在一边,床头的夜灯散发着柔和的暖光。祖母睡着的脸上还挂着微笑,她一定是以为是孙子有出息了给她换的病房吧,奶奶,我好没用啊……Mike在看到祖母的瞬间就崩不住了,没有人知道跌出窗子的那一刻他有多害怕。
我被我最好的朋友算计,我从窗子里都能摔出去,奶奶,你现在得到的一切,也不是我做的哦,如果是我,只怕你现在已经……我是不是还是那么不让你省心?我就是个没出息的傻瓜。
Mike咬紧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他庆幸奶奶现在已经睡着了,他可不想让祖母看到他哭得像个小孩子。

Mike从疗养院回来已经11点了,他没有做出租车,而是沿着空旷的大街一直走。他意识到他根本没有办法还Harvey钱,因为他稀里糊涂的没有要Harvey的联系方式。Mike大概知道那栋别墅离市区很远,但肯定在Manhattan没错。Mike叹了口气,在Manhattan能买得起别墅的人不多,应该不难找,但重点是就算找到了Harvey,Mike也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还他。
Trevor。一个名字浮上心头,Mike攥紧口袋里的手机,Trevor大概是现在他最不想提的人了,但这个电话他必须打,Trevor那家伙要给他一个交代。
也许是意外呢,Mike掏出手机,假装轻松的翻到Trevor的号码,也许真的真是意外呢。拨过去滴三声挂断,然后再打,Trevor就知道是他了。求你Trevor,告诉我这就是个意外……
“woc!”电话通了,Trevor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Mike现在听到他最好的朋友的声音心情简直万分复杂,可是接下来Trevor的一句话让Mike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愤怒瞬间跨了,“Mike!你不是死了吗!”
“哼,”Mike从鼻子里挤出一个音,“你还真是有够关心我,那好,想好怎么给我收尸了吗?”
“Mike!老兄,太好了你没事!”Trevor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嘿,你不是哭了吧?”Mike有些心软了,从小到大Trevor一直是个爱哭鬼,倒是完全忘了自己几十分钟前还哭的像个没断奶的小孩子。
“去你的!”电话里的Trevor猛吸了下鼻子,“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小子死哪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我还以为我真的把你害死了……”
Mike嘴角刚刚扬起的笑容瞬间收敛了,“什么……意思?”Mike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Trevor的话击碎了他最后一丝幻想,“真的是你……”
“mike,我很抱歉,”Trevor的话语里真的带了哭腔,“我想告诉你的,我发誓,我真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啊!”
“够了Trevor,”Mike的声音冰凉的不带一丝温度,他在心里嘲笑自己的天真和无知,“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不,先别挂……”电话那头经过长久的沉默终于开口道:“那个箱子,Mike,还在你那里吗?”
“哈,你现在在关心你的货?”Mike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冷笑,“Trevor,在给你打这通电话之前,我从来不相信真的是你,知道吗?常识和理智告诉我,我被我最好的朋友算计了,但是……但是直至你亲口告诉我的前一刻,我还在幻想这不是真的,我还觉得事情有转机,你太让我失望了,Trevor,箱子我搞丢了,”Mike咬牙说出最后一句话:“我们以后不用再联系了。”
Mike按掉电话,然后一脚狠狠地踹在街边的路灯上。
那个该死的大麻箱子正安安稳稳的躺在他家的烤箱里,而他刚才该死的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

空无一人的街道,安静得能听见天上的星星眨眼睛,一个黑影敏捷灵巧的躲开一盏盏路灯的光圈,“Trevor……”猎手轻声念着,他有信心这一单,毕竟他是Manhattan最好的范海辛。
--------------------------------------------
这里的范海辛统指吸血鬼猎人
如果有任何错误或者不妥的地方各位大大一定一定告诉我这个小透明🙏🙏🙏
来自乔·坑都不挖更别说填了·汀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