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汀

【荷兰傻】我可以画你吗?

---美术生AU
---短小一发完
---悄眯眯给他俩表白(*/ω\*)
————————————————————————
“Holland先生,这已经是你这个星期第三次迟到了,我希望你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教授的口气听起来没那么生气,Asa灵巧的在调色盘上拨弄了几下,很轻松调成了自己满意的颜色。他隔着自己的画板,偷偷听着那个名叫Tom Holland的男孩子说的话。
“哦,求你了教授,看着我多完成了一倍速写的份上,”Tom把包里厚厚一沓画纸递给教授,他声音软软的,特别是撒起娇来,还挺可爱的。但是Asa并没有漏掉重点,一倍量的速写?那就是四十张?他是单身多少年的手速啊,自己找虐吗……
“回你座位上吧,”教授翻动着那些画,别有深意的笑了笑,Asa觉得他好像看了自己一眼,赶紧低头继续画。
Asa今天和Tom刚好是一组摆件,Asa画彩色的油画,Tom画黑白的素描。
Tom道了谢,步伐轻快的蹦哒到Asa对面,坐下时不忘对Asa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你好啊,Tom做口型道。
Asa在快对上Tom眼睛的那一刻逃一样的闪开了,他强行让自己只盯着自己的画板,画室静悄悄的,Asa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是的,他,班里永远的第一名,在外人眼里高冷到冻死人的Asa Butterfield,是一个只会搞搞暗恋的胆小鬼。

别想了,快画快画,Asa一边催促自己道,一边快速的在画纸上涂出阴影的色块。Asa总是很快的画完规定的东西,他画的又快又好,所以可以有时间去画自己喜欢的。
Asa不喜欢画这种无聊的摆件,他喜欢自己随意画,天马行空的画,画的最多的就是宇宙,画星空,画星团,画那些色彩朦胧的星云,那种大片大片的彩色才是他喜欢的,美的很放肆,美的很安静。
其次就是猫咪,Asa特别喜欢他们充满神秘感的竖瞳,感觉他们的眼睛后面就是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肯定纯洁的就像他们的玻璃珠眼睛一样。
最后几笔收尾,Asa满意的长舒一气,换上一块新的画布,埋头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他今天想画的却不是他喜欢的星空,从刚才开始,一双深褐色的狗狗眼就占满了了Asa的心,莫名其妙的,喜欢猫的Asa决定今天画的不一样的。

Tom喜欢画画,像喜欢运动一样喜欢,他就是能把这两个极端爱好融合的天衣无缝。对他来说,打一次酣畅淋漓的篮球和画完一面90×90的素描同样有意义。
但是,他注定不可能像对待运动那样对待美术。Tom是色弱,他从小就知道,所以Tom从来不给自己的画上色。他只画素描,那种巨幅的素描,一画就画上个好几天,到最后完成放笔的时候,他就奖励自己去打球,篮球就是那个不红不橙的球球,在绿色的场地上还是非常显眼的。
在球场上Tom可以尽情的打,不需要顾及什么,在画室就不行了,他得装作自己能认清全部的色卡的样子,调色的时候紧张到手抖,一点儿不能多,也一定儿不能少,Tom颜料的用量全凭目测和放在调色盘里的重量,也记不清多少次把模特画成黄的不行的黄脸婆了,他调不好皮肤色。
Tom并不像Asa,Asa是全天艺术生,要从早上8.30画到晚上8.30,Tom白天要在学校上课,下午才会来画室画画。
Tom在也想过放弃艺术这条路,因为二年级就开始要练习色彩了,他的素描成绩名列前茅,几乎只差Asa零点几分,但是色彩……
Tom停下手中的铅笔,他的型已经打完了,指尖和小拇指沾上了浅浅的铅渍。他看向对面画的专心致志的Asa,可是要是离开的话,每天就见不到Asa了。

Tom还记得一年级分班的时候为什么会选美术,老师们都搞不懂,他的成绩那么好,为什么要搞画画来浪费时间。
Tom本来也只是把画画当成爱好,直到那天,他路过画室的时候刚好吹起一阵风,扬起画室永远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Tom下意识的往里瞥了一眼,大中午的休息时间,画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瘦高个子的男生还在画。
Tom好奇的看着这个连一个小时休息时间都不放过的男孩,他在画什么?怎么专心?
Tom凑到窗户旁边,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视线。
那个拿着调色盘和画笔背对着他的男孩子,手上像有魔法一般,他在画布上大笔涂出的色块,是Tom这辈子看过最美的颜色。
Tom从没见过那么美的星空,在他眼里夜晚的天就是黑蒙蒙一片,而那个男孩子笔下的不一样,有红,有紫,甚至还有一个漂亮的蓝色,那个应该是蓝色,但是男孩子调的又比一般的蓝色好看。
Tom看的呆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这个饶人雅兴的不速之客已经被发现了。
“你是谁?”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想起,不大,但是Tom听的一清二楚,在对上男生眼睛的那一刻飞快的跑开,他气喘吁吁的跑回自己班上,告诉班主任他要学美术,不等班主任吃惊不以的反应过来,Tom已经转身出了办公室。
他要赶紧把那个蓝色记到自己色彩记录本上去,那个蓝,那个星空的蓝,就是那个男孩子眼睛里的蓝。
Tom一把抄起笔,笔在本子上停顿了好久,还是没有下笔写上去一个字,笔尖在本子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圆形痕迹。
Tom盯着那个圆圆的小洞,突然就笑了,他不需要记下来,他能认得,也能记住,他怎么可能会把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颜色给忘了呢。

Tom如愿去了美术班,那个男孩子果然也在这个班,他叫Asa,从小就专攻美术,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进的学校。
虽然很别人已经是同班同学了,但是Tom还是怂的要命,和Asa也就只是点头之交,讲过最多的就是“你好”“谢谢”“请让一下”之类的,最后一个还是因为Tom强行恰巧挡住了Asa的位子。
Tom也尝试过约Asa一起吃午饭,但是看Asa专心埋头吃的样子他也不好打扰,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吃完了整顿午餐,那次以后他也不敢再约Asa了,生怕被Asa讨厌。
Tom叹了口气,换了一只更顺手的铅笔,弯腰拿笔的空档有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Asa。诶,怎么好看的男孩子总是为什么这么冷冰冰的啊!这要怎么追吗!

Asa又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画,拿笔的手抖了一下,头上已经开始冒黑线了,他想赶紧把画布取下来,可是坐在他正后方的一个女孩已经看见了——“啊!好可爱啊!”
她这小尖嗓子一叫,安静的画室彻底炸开了锅。
“Butterfield同学!你画的好可爱啊!”
“就是就是,好像好可爱!好羡慕啊!”
“想不到你画狗狗也画的这么好诶……”
“什么话,Butterfield同学画什么都好……”

全班除了在Asa板子反面的Tom以外基本上全围过来了,一直独来独往的Asa显然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围着,更何况……Asa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一抹红晕,还是现在这种情况……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这个狗狗好眼熟啊……”
完蛋了,Asa咬牙扒开人群,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这么一说我也有同感……”大家伙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Tom!”
对面专心画画的Tom很懵的抬起头来,猝不及防的被对面Asa的脸色和突然围过来的人群吓了一跳。
“你们看!就是这个眼神!Butterfield同学画的是Tom!”
Asa……画什么?
Tom连忙站起来,绕道Asa板子后面一看,瞬间就和刚刚跑出去的Asa一个表情了。
那是一只很可爱很逼真的狗狗,耷拉着毛茸茸的耳朵,一双水水的棕色大眼睛像是会眨巴的一样盯着画外的Tom
……不是同学们说,Tom真心不知道他现在改不该笑,这只小狗,真的,和自己好像……
“为什么Butterfield同学要画Tom狗狗呢?他平时不是只画猫咪的吗?”
“你还不懂啊!Butterfield同学喜欢Tom啦……”
啥?Asa,喜欢我?!
“不会吧!”
“什么不会啊,想Butterfield同学这样高冷的人对谁好一点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四周你一言我一语的,Tom的脑子反而安静下来,Asa不喜欢画画的时候对面有人……Asa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一组的……Asa好像只和他约过饭……
Asa……Asa,Asa!

Tom猛的站起身来,径直往外追去。他前脚刚刚出去,后脚教授就被嘈杂声吸引过来了,“都回座位!”
随着吃瓜群众的散场和两位主人公的离开,画室的骚动很快平息了,教授扫了一眼空荡荡的两个座位,诶,这俩别扭孩子,幸好没锁办公室的门。

Asa闷头一直走,还有什么比把暗恋对象画成一只狗还被全班同学发现更丢人的呢!
还有,还有Tom,那么活泼阳光的Tom,想到对方再篮球场上的神采,Asa算是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了,这和笔盒里的铅笔断光了要全部重新削一样难受,不对,比那还难受!会不会,Tom会不会再也不想理自己了呢……
Asa漫无目的的走着,他觉得自己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一辈子也不想回那个画室了!
就这么想着,Asa发现自己溜达到了教授办公室门口,Asa往里瞧去,教授桌子上整齐的摆在一沓厚厚的画纸,这么厚,应该只能是Tom的了吧……
哼!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连那种脸都丢过了,Asa一挺脖子,看一下暗恋对象的作业又怎么了!
前面是几张风景画,Asa翻了下觉得挺无聊的,毕竟Tom和他一样都和原版画的一模一样。翻着
翻着,Asa的身体突然如遭雷击一般僵住了,再,再往后,Asa脸颊烧的通红,手都在发抖,几乎拿不住画纸,再往后翻,全画的是Asa。

画画时的Asa,不画画的Asa,眉头紧锁的Asa,嘴角带笑的Asa,每一张但是铅笔画的,但是无一例外,每一个Asa都只上了眼睛的颜色。蓝色的,静逸漂亮的过分的蓝色。

“啊————你你你你你你!”Tom的脑子还是迷糊的,他找了Asa一路,万万没想到Asa到了这里,更没想到Asa看了他的画!
Tom冲到Asa面前,抢画又不是,不抢又不是,Asa低着头,脸色很不好。天知道Asa现在有多害羞,他脸红的快爆炸了!
“那个,那个我不是偷偷画你的!不对,也不是光明正大的画的,反正,怎么讲,我很抱歉!对不起啊!”
Tom一个劲的道歉,他觉得自己这次绝对完了,Asa肯定觉得他是个偷窥狂!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啊!还有什么比暗恋对象发现了你一直在偷偷画他的素描还当作业交了更丢人的呢!
“你,你,你为什么要交了啊……”Asa结巴到快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了。
“我,教授答应了会还给我的。”Tom小声说,软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委屈,“那个,Asa,啊不,Butterfield,同学,你原谅我吧……”

“画的,还不错,”Asa冷静了一点,“我不生气。叫我Asa,没关系的……”
“啊,那太好了,”Tom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想起来自己追出来的真正目的,“那个,你在教室里画的那副画,也特别好!”
Asa想到Tom的狗狗眼,他现在离自己这么近……

“你还不懂啊!Butterfield同学喜欢Tom啦……”
“不会吧!”
“什么不会啊,想Butterfield同学这样高冷的人对谁好一点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我不知道Asa喜不喜欢我,Tom心想,我只知道我喜欢Asa,特别,特别喜欢。都到这一步了,Tom一咬牙,讲就讲!

“Asa!我我我喜欢你!”Tom抬起头,却不敢睁开眼睛,他和Asa站的好近啊……“我以后保证不随便画你了,要画也会征求你的同意的!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特别讨厌我但是我已经忍不了了!我喜欢你!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
这家伙,Asa轻轻揉了下鼻子,就算是认真起来声音还是怎么软啊。
见Asa不说话,Tom一个人自顾自的讲了起来“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你不要觉得我很随便,我,我是色弱,认不得很多颜色,但是,你的眼睛的我见过最美的,不是,其他地方也很好看的,但是眼睛最好看,也不对……”Tom越说声音越小,“Asa,Asa你别不理我,我知道……”
Asa还没有从Tom是色弱的这件事上反应过来,他看着对方因为紧张而禁闭的双眼,本来以为他胆子挺大的,Asa好笑的想,怎么表白怎么怂啊。“我帮你调色,”Asa说。
“什么?”Tom睁开眼睛,正好看到Asa的微笑。
“我说,以后我帮你调色,”Asa说,“我很喜欢你的画,请,请继续吧。”

Tom拉住Asa的小臂,Asa比他想象的还要瘦。“是真的吗?你答应了!”
“你还要我说几次啊,”Asa用自己另一只手冰了冰自己的半边脸颊,“我说好啊。”
“啊啊啊啊太好了Asa!”Tom攥过Asa脸颊上的那只手,“我想说这句话很久了,Asa,作为你的男朋友,我可以画你吗?”
真的是,Asa的脸红这下无处可躲了,这家伙搞的像求婚一样。“当然可以,我的……男朋友。”

PS:Asa·再也不要回画室·Butterfield最后是被某个比他矮但是肌肉量的他的好几倍的Tom·看什么看这是我媳妇·Holland抱进去的

PPS:约饭小番外
Tom:怎么办啊Asa吃的好认真啊我怎么开口啊好怕打扰到他吃东西……
Asa:傻瓜赶紧找话题啊!你不找我讲话我只有一直吃了啊喂!

—————————————————————————
沉迷荷兰和沙沙的颜
我们画室怎么就没有好看的小哥哥嘞
还有色弱……
色弱的世界真心难受啊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感觉自己十几年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评论(25)

热度(91)

  1. 快来削我啊乔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