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汀

❤JR本命一万年❤
常驻冷CP的小可怜
高三长孤不定期更新(挖坑)
【你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再见到他的】

【荷兰傻】死于非命(一发完)

---又名非正常死亡(be)的N种方式
---CP:荷兰/沙沙
---但是最后是he???
Tom一次又一次的在梦里看见那个蓝眼睛的男孩死于非命,又一次的,他决定去找这个男孩子(OOC强烈预警)
——————————————————————
01.
Tom一直是个乐天派,有什么天塌下来的事情能让他烦恼呢?
比如,一个噩梦。

梦里他背着那个孩子,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凝成团团白雾,行走于一片望不见边际的白色雪原。
Tom吃力的走在齐膝深的积雪里,小心翼翼的护着背后的Asa。
他留下的脚印很快就被风雪盖住,泯灭他来时的踪迹。

“Tom哥哥……”他背上的小男孩气息奄奄的喊,声音微弱的像一只快要断气的小猫。

“没事的,没事的Asa,”Tom的话在寒风里散的支离破碎,不剩一丝原有的安慰。凛冽的风顶着他的眼睛,让他的眼泪不再往下,直直的向后流去。“再,再坚持一下……”

“……Tom……哥哥,”Asa伸出小手掌,无力的抹去他脸上的泪水,Asa学着他平时的语气,断断续续的说:“不要哭……眼泪会,被冻住的哦……”

“不,不Asa,Asa求你了,再坚持一会,求你了……”Tom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只要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儿等雪停了,他一定可以找到人帮忙的。

背后的孩子已经渐渐没有了温度,手臂冻僵垂下在一个让人心碎的弧度。“Asa!Asa和我说话!Asa……醒醒啊……”Tom声嘶力竭的喊,不在乎寒风如何如何撕开他的喉咙,灌进他的五脏六腑。
Asa死了,他要命又有什么用呢?

孩子的眼皮微张,黑发乖巧的贴着额头上,长睫毛上冻着一串冰珠,眼睛里那滴还未滑落的泪已经凝固在了他的蓝色瞳孔上,就像Asa的蓝眼睛里开出了两朵浅浅的冰花。

Tom把Asa转过来抱在怀里,拉着他小小的手,刚才还在过他擦眼泪的手。他还那么小,即使被冻僵也还是那么精致,一个淡淡的微笑停留在小Asa的嘴角,还没来得及勾起,也永远不会出现了。
Asa的表情安详甜美,就像一个坠入梦境不再醒来的童话。

Tom低头吻了吻Asa冰凉的眼睛,很轻很轻,他不想破坏Asa眼睛里的雪花。他抱住Asa在雪地里躺下,厚厚的积雪瞬间将他们包裹住,Tom的意识有些涣散,竟然感觉暖和了起来。

果然,Tom紧紧搂着怀里的Asa,对方的身体早已僵硬,可是Tom不在乎,他像抱着宝贝一样抱着自己怀里的易碎品,自己的Asa。人在冻死前真的是暖和的。
Tom好困,强撑着睡意盯着Asa眼睛里的雪花,真好啊Asa,我是死在你眼睛里的那片雪里的,这样……好太多了……

雪还在下,窸窸窣窣的盖住了两个人的身体,平整的白茫茫一片,一如他们来时的样子。

Tom醒了,盛夏的三伏天,他的手脚冰凉,浑身发抖,枕头和睡衣被冷汗沾湿。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叫Asa的蓝眼睛孩子,但是为什么……Tom横过一只手臂盖住干涩的眼睛,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悲伤,情绪瞬间淹没了Tom……
他在为那个孩子哭泣,他在为这个真实到该死的梦境哭泣。

从那天开始,Tom就没有停止过做噩梦。梦魇就像弹簧,你越弱它就越强。

Tom快崩溃了,他有自己的生活,不能让该死的噩梦和梦里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人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

Tom拒绝睡觉。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个叫Asa的孩子结霜的蓝眼睛就浮现在他眼面前,那么近,那么远,但是又那么真实。
他开始喝咖啡,越苦越好,苦到舌尖痛,那样也许就能让他停止疯狂的去想那个蓝眼睛的孩子了。

生活颠三倒四的不规律,身体始终是会吃不消的。
第四天的黄昏,Tom病倒了,他开始发烧,烧的稀里糊涂的,灌下去的退烧药可能在起作用,Tom头疼的没有那么厉害了,困意涌了上了。
就小睡一会儿,Tom扑进自己已经三天没有沾过的被子,就一小会。

你知道吗……
睡意朦胧间,Tom又迷迷糊糊的看见了那双蓝眼睛,漂亮的,忽近忽远的蓝眼睛。
……如果不是噩梦的话,Tom沉沉的睡了过去,我会很喜欢你的眼睛的……

02.
热……无法忍受的热……
那灼人的温度就像被一万个火炉包围一样,Tom觉得自己脚底板踩着火舌,连眼睛里的一点水分都要被蒸干了,呼吸的每一口都是燃烧产生的浓烟,从喉咙到肺都像是撕裂一般的巨痛。
身体根本不受控制,被什么人完全托着,Tom觉得自己就像油锅里的一条煎鱼一样动弹不得。

“Tom?……咳咳——Tom?”一个低沉的男声在他耳边说,原本好听有磁性的声音以为吸入大量的浓烟而沙哑不以。
是这个人,抱着自己吗?Tom想开口回应,但是身上没有半点力气,他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就像是手脚都缩短了一半还要更多。

“呼,呼,Tom,坚强些,”那个声音说,Tom渐渐找回了自己身体的感觉,但是依旧动弹不得,这下他清楚了,他现在是个小孩子,应该还是个人抱在怀里的小孩子。
“我们会,咳咳,会找到出去的路的……”

他们被困住了,他们被困在火场里了。
那个人没有放弃自己,明明丢下Tom这个累赘他可以跑出去的……
Tom用力抬起头,空气滚烫的不像话,他看到这个人的部分手臂,大片大片雪白的皮肤裸露在炽热的空气中烧的通红,Tom感觉到自己身上这件大的离谱的外套,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来,所以他孩童娇嫩的皮肤才没有大面积烧伤。

这个人,这个人是谁?Tom拼命的想抬手掀开挡住脸的布料,他有一种疯狂的想法,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但是又不是真的熟悉……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梦到你?又是为什么……

Tom终于从衣物的缝隙里看到了他,蓝眼睛,一模一样的蓝眼睛

又是为什么,你让我如此心碎呢?

“Tom,Tom你听我说,”Asa终于跑不动了,身后滚烫的温度像死神一般向他们扑过来,“看到那个墙头了吗?”
Asa扶着Tom的小身体,对他露出一个几乎可以说是苦涩破碎的笑容,“我数到三,我就把你举上去,不,不用担心我……”

Asa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熊熊烈焰,转过头来对Tom说:“准备好了?一……”

不!Tom想说话,可是发不出声音,你和我一起走!

“二……”Asa!起码告诉我你是谁!Asa!不要!

“三!”蓝眼睛的少年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奋力把怀里的Tom向上托举而去。

不!Tom感觉到自己在上升,远离烈焰的空气清凉无比,Tom震惊的看着Asa,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了Asa。

少年黑发散乱,皮肤烫伤的面目全非,漂亮修长的手指被火烧的血肉模糊,覆裹着一层恶心的黑炭,难以想象Asa受伤到如此严重的一双手还有力气把Tom举起来。

Tom无助的伸出手想要找住Asa,但都是徒劳。Asa将他递上墙头,整个人就像脱力一般的向后倒去,他身后的火舌肆意张狂燃烧着,吞没了他的蓝眼睛。

Asa就像一滴水,消失在了滚烫的火焰里。

Tom醒了,这一次没有流汗,也没有全身僵硬。他抬手摸摸额头,退烧了。
手掌顺着覆盖到眼睛上……他一定是疯了,那个叫Asa的男孩,一个星期之内在他的梦里死了两次,而且都是因为Tom,因为Tom自己。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涌出来,Tom没有再压抑自己,尽情让眼泪落下来。

他在梦里什么也做不了,起码,醒来了要为Asa流泪。为了Asa,那个死于非命的蓝眼睛男孩,他的梦魇,也是他梦里的爱人。

03.
Tom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但是只有一个名字,就是他再熟悉Asa的长相又有什么用呢?
莫非冲进警察局说,我要找人,出现在我梦里的人,但是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他真的存在。
嗯,应该会被当成精神病人吧。

但是我想见你,真正的你,非常非常想。Tom怔怔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Asa到底只是他的想象,还是……他合上双眼,我想知道,让我知道吧。

又是一个梦,Tom居然控制不了梦里的自己。
比起前两次的身体的那种无力感,这次的身体干脆像是个琥珀块一样把他封在里面,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却控制不了它们。
而梦里的Asa又变回了小孩子,仰着头瞧着自己,蓝眼睛在微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天使一样的光芒。
“Tom哥哥,”小Asa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歪着脑袋,样子乖巧的让人心碎。
Tom惊恐的看着自己抬起的手,那支漆黑的枪管直直冲着Asa蓝蓝的水润双眸,Tom甚至可以感受到鼻尖那丝火药的味道。

不,不……Tom拼命挣扎,醒过来!做点什么啊!Asa快跑啊!

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反抗,但是没有用,他看着自己推开保险,缓缓给子弹上膛,手指搭在板机上。
“没关系的Tom哥哥,Asa不痛,”孩子挪着步子,把额头轻轻靠在枪管上,他那么漂亮,精致的就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哪怕只是一缕尘埃都不会舍得沾染他的脸庞,Tom是多么冷血,多么丧心病狂的才会朝他开枪?

“哥哥开枪吧……”Asa眼睛里的水光刺痛了Tom全身的神经,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了。

砰的一声枪响,Tom醒了,手指还僵硬在那个扣动板机的动作,他拽着床单坐起来,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Tom打开电脑搜索在梦境里保持清醒的方式。
Asa,我保证,Tom发抖的双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不会再有下次了。

04.
梦境之所以是梦境,是因为你知道自己在做梦。
你需要做的,就是无时无刻不暗示自己这一点,记住你在你的梦里就是一切。

这个方法对Tom的作用微乎其微,因为控制他的梦魇的一直都不是他自己。Tom安装网上的方式训练自己,“你在做梦,你只是在做梦Tom,”Tom仰面平躺在床上,尽量放松,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道:“你可以的,你可以救他的。”

当眼前的混沌散开,Tom的视野逐渐亮了起来,啊,该死的。他恨不得大声骂出来才解气,这次他不是他了,以一种只有在梦境中才会出现的特殊方式,Tom看见了他自己,以及再次什么也做不了。

那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Tom当然是和Asa在一起,“Asa,Asa,咱们去哪里呀?”小Tom用记忆中自己幼时的声音说到。
软软糯糯的,嗯,就Tom自己的不客观角度来说,听起来和自己现在的声音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嘛!

“咱们要先去便利店,你的糖果吃完了,还有面包,”Asa曲着膝盖蹲在Tom面前给他系围巾,细长匀称的两条长腿交叠在一个好看又舒服的程度。
Asa穿着一件长到大腿的黑色呢子大衣,里面则是深蓝色的衬衣,衣服下摆收进下身的白色西裤里,整个人显得精神帅气。反观自己,简直就是个没长大的奶娃娃。
“然后呢,还要去买游戏碟,我的技术可是又提升了呢,”Asa的蓝眼睛咕溜溜一转,笑眯眯露出可爱的两颗小虎牙,一面手上灵巧的把围巾的末端在小Tom脖子底下压好,“全部买完了再去玩好不好?”

小Tom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引得头上的小卷毛一阵抖,Asa抬手揉揉他的棕发,小Tom用自己的小手掌攥着Asa的一根手指头,两个人上了街。

Tom倒是一直以一个奇异的方式跟在这一大一小身后,不会特别近,但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他的梦魇里难得有这么轻松温馨的时刻,Tom盯着Asa的背影出神,无法克制的,他对这个素不相识但是却在梦里三番两次舍命救自己的男孩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感。

我不认识你,但我觉得我们应该不仅仅只是这样,Tom怔怔的向Asa伸出手去,你是谁?我又是为什么,会梦见像天使一样的你呢?

像是感应到了一样,Asa突然停下脚步。
Asa……莫非是感觉到他了?Tom激动的想操作根本不存在的身体凑到Asa身前去,但是当Tom看清Asa蓝眼睛里的恐惧和震惊,他就知道了,不是因为他,是属于他的命运要来了。

是暴乱。
“Asa!怎,怎么了?”小Tom下意识的喊着Asa的名字,他还太小,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Tom,别回头,”Asa第一时间把小Tom抱起,把小男孩的脑袋护在自己胸口,身后一声声高音炮震得人耳朵嗡鸣,Asa腾出手捂着Tom的耳朵,随着恐慌的人流向前跑着,想尽量离交火的地方远一点。“答应我安静了再睁眼!”

Asa!Asa!Tom疯狂的在半空中大喊着,他就是帮不了他,让我醒过来!求你了我不想知道了求你了!
像一部已经知道了是悲剧结局的电影,已经知道结局的多么的撕心裂肺,但是还是被强迫着继续直面。

这不应该,不应该……Tom甚至连闭眼不看都做不到,这不应该,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不应该这样痛苦啊……

他看着Asa被人流冲倒在地,他看着Asa在面对寒光利刃的时候抖的厉害,他看着Asa雪白的脖颈被尖刀划出长长和血痕,大块大块的血被他的衬衣染的深黑,在他的身下汇成一片暗红。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松开护着小Tom的手,小Tom从Asa冰凉的怀抱里爬了出来,他能理解吗?暴乱结束后,Asa会变成一个冷冰冰的名字,葬在国家补贴的高级墓园里,再也不会给他买糖果,再也不会因为深夜打游戏吵醒他而自责,再也不会站起来抱抱他,叫他Tom了。
“Asa……”小Tom用手背蹭着Asa脸上的血污,“Asa起来啊……天黑了,我们不买糖果了好不好,我们回家吧……”

“Asa……”小Tom细小的抽泣越来越大,渐渐演变成哭嚎,人群随着暴乱的平息也逐渐平息下来,有人想上来把小Tom抱走,但是没有人敢上前。
少年的死状太过惨痛,孩子的哭声也像无形的利刃一般凌迟着每一个人的心。

Tom感觉自己不存在的身体因为悲伤支离破碎……他疯狂的怒吼和拳打脚踢都被那一层包裹着自己像棉花一样的东西亘隔。
他感到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小,自己在上升,就像从一个不属于他世界里抽离自己的灵魂一样。

Tom再一次全身冰凉的哭着从梦里醒过来,梦境里始终控制着他身体的那团棉花悄然消失,置身现实世界的真实性一下子刺激的Tom的眼泪像开了闸的坝口一样涌出。
又一次的,他失去了Asa。

Tom发现他已经把Asa当成了真正的人,一个和他关系密切的,一个活生生的,有着一双漂亮无比的蓝眼睛的男孩。
他会为了他哭泣,为了他心碎,因为他相信Asa就是真真实实存在的。Asa是真的,哪怕他只在我的梦境里出现过,Tom心想,但是我就是知道。

虽然Asa的蓝眼睛总是让他心碎,但是Tom已经无可救药的沉迷在了Asa眼里的色彩中,他不想逃避,逃避一向不是他的作风。
爱了就是爱了,没什么好自我欺骗和怀疑的。

05.
熟悉的混沌,熟悉的无力感。
Tom在梦里睁开眼睛,谢天谢地他的身体回来了,他宁可陪着Asa一起死去,也不想再承受Asa为了他而死的那种痛苦了。

Tom全身被绑着,小腿骨像是被人生生扯开了一样的抽搐着传来巨痛,即使知道是在梦里,疼痛感也没有减少分毫,手臂上的肌肉暴起,每隔几厘米就被人用刀划了一到深可见骨的刀伤。

Asa呢?他在哪里?
关押Tom的房间空洞无物,他盯着面前的镜子,里面映射出自己半湿的头发和通红的眼。
像是那种特工电影里的场景一样,镜子嗡的一声突然变的透明,Tom的瞳孔瞬间紧缩,在镜子的另一面,只有七八岁的小Asa也被绑在椅子上,膝盖磨的红肿出血,Tom心痛到无法呼吸,小Asa的肚子上,绑着一个巨大的炸弹,信号灯急促不停的闪烁着,宣告着Asa生命的终结。

“Tom哥哥……”小Asa看到了他,吸着鼻子不然眼泪掉下来,“对不起Asa被抓住了,给哥哥添麻烦了吧,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我,以哥哥的身手是不会被抓的吧……”
“Asa!别这么说Asa!你有没有事?受伤了吗?”Tom拼命地把身体先前够,Asa眼泪里含着的水花几乎比身体上的伤还能击垮他。

“对不起Tom哥哥,”Asa始终没有抬起头看自己,他弯着身子,整个人缩起来也许都不比压在他身上的那个爆炸物来的庞大。

突然明白了Asa的企图的Tom瞬间呆滞了,他崩溃的大喊着:“不要!不要这样Asa!我们,我们再一起想办法好不好?我保证,Asa求你了别这样……别这样对我……”

Asa没有抬头,把黑色的脑袋顶朝着Tom,小Asa的手也被绑着,他弯着身子,用牙齿把炸弹上面的管子一个个咬着拔掉。
随着最后一个管子的脱落,炸弹的提示音从急促转化到猛烈,一声又一声连接的起来,形成一声长长的嗡鸣。

Tom哥哥,Asa对他做口形到,你要好好活着,好不好?

爆炸淹没了Tom的哭喊,冲垮了墙壁,冲散了捆着Tom的椅子,他觉得自己在爆炸的冲击波里拥抱了Asa,把Asa抱进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之中。

Tom不顾捂着自己咳血的胸口,跪在废墟里挖动翻找着,一切,一切!什么都好,让我抱抱Asa,让我再看看Asa……

一块锋利的玻璃碎片划开Tom的手心,鲜血顺着掌心涌出,滴到膝盖下建筑的残片上,比起他的心,身体的疼痛有算的了什么呢?

这一觉睡了好久,等Tom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他嗓子沙哑,下咽时喉咙深处传来难以忍受的刺痛,好像感冒了……
Tom爬起来找药,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体弱多病了?
身体的不适就像一个信号,感冒药里的安定成分在向他招手。

心痛到麻木,他多久没有睡个好觉了?明天都是冰凉的从梦境里哭着醒来,Tom嘲笑自己的不坚强,把手里的药片板扣的划拉划拉响。

我受够了,受够了救不了你,受够了见不到你,我受够了像这样一次一次的和你分离却无能为力。

Tom近乎绝望的扯着嘴角,他的Asa,他的梦魇,他对Asa,是怎样一种矛盾的心情呢……
到底是先有的梦,Tom囫囵吞下那些药片,心想,还是先有的Asa?

当他摇摇晃晃的昏倒在地板上,熟悉的混沌包裹住他,温暖像一双湛蓝的眼注视着他的目光,柔软温顺的让人想陷进去。

很舒服呢……

Tom想,一片暖光里,他看到了Asa。

06.
Asa穿着一身笔挺的纯白色西装,衬出他完美的腰线和两条长腿。
Asa歪头看着他,黑框眼镜下的蓝眼睛越发清澈迷人,“你怎么还没准备好?”
语气虽然急促但是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快过来。”

Tom下意识的迈开步子,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正在稳稳的朝Asa走去,就像在现实世界中正常行走一样。

Asa修长漂亮的手指搭上他的颈脖,他清晰的感受到从Asa指尖传来的微弱暖意。
他没有弯腰?Tom惊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是正常尺寸的自己诶!
“教了你那么多次了,你怎么还是不会系领带啊。”Asa垂下眼帘,长睫毛在卧蚕上投影出一排细密的阴影。

是Asa……Tom抬起手碰了碰Asa的脸颊,所及之处温热而又柔软……真的是Asa……

二话不说,Tom把Asa拽进了怀里,整个脑袋埋在Asa颈窝里,他其实从未感受过Asa的气息,但是此时此刻,Tom发誓环绕着他的Asa的气息,Asa的味道,Asa抱起来的感觉和他想象中的分毫不差。
“Tom……?”Asa没有推开他,他揉揉Tom头顶的棕色卷发,安静的回抱着他。“怎么了?我们再不走要迟到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Asa……Tom不想哭在Asa的衣服上,他拼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终于,终于可以抱抱你了。

Tom一直抱着,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送手了。“Tom,再这样我们真的要迟到了,我可不想错过我自己的婚礼,那真的能被嘲笑一辈子。”Asa耸肩到。

“什么什么?!”Tom猛的抬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看着Asa,“你说什么?!什么婚礼?”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Asa难得害羞,脸颊泛起浅浅的粉色,“当然是我们的婚礼啦。”

“快,”Asa向他伸出手,“再不走来不及了哦。”
Tom握住近在咫尺的Asa的手,Asa微笑着,拉着他往前走。
这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感觉太真实了,其实就是真的吧,Tom心想,Asa本来就是他的啊。

如果能,一直一直这么和Asa在一起,就算是梦有有什么关系呢?

Tom痴痴的想,没注意Asa停下了脚步,“怎么了Asa?”
Asa回头看着Tom,开口道:“我骗了你。这个婚礼不是我们的。准确的说,不是我和你的。”
明明是一样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但是Asa此刻说出来的话却让Tom有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清醒了过来,“……Asa?”

“不能再往前了,”Asa幽幽的说,“这个世界里我们也没有在一起,我很抱歉Tom……”
Tom僵硬的看着Asa的嘴唇一张一合,对方吐露出的每一句话都想是巨石砸在他的胸口上。
“如你所见,这个世界的我们很幸福,已经要结婚了,但是我们都低估了命运……”Asa漂亮的蓝眼睛直视着他,仿佛看穿他的灵魂。“我们在去婚礼现场的路上出了车祸。”Asa扯扯嘴角,对Tom露出一个惨淡无奈的笑容。

“不不不!这不可能!”Asa所说的话已经极大程度上超出了Tom的承受能力,“什么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Asa,Asa求求你说清楚。”

“我和你,Tom和Asa,我们注定相爱,”Asa抓住Tom攥紧的拳,“但是我们又注定要分离。”Tom怔住了,这一切太疯狂了,太残忍了。
“那些梦是不同世界里我们的结局,有的时候是我生早了,有的时候则是你。”Asa微微一笑,“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嗯嗯,在某一个世界里我是一个很厉害的魔法师呢,那个世界里我比你大了一千多岁,而且还死的特别早。”

Tom已经冷静了下来,他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样的无力和痛苦。“没有……没有办法吗?”Tom碰碰Asa的耳垂,他爱Asa,然而他和Asa还没有开始,就被宣告了死刑。
“有,”Asa干脆利落的回答,“所以我来找你了。”

“办法很简单,经历了那么多次生离死别,避免痛苦的方法只有一个,”Asa松开他的手后退了一步,“忘了我,Tom。”

Tom注视了Asa几秒,笑着摇摇头,“不可能。”
Asa蓦地也笑了,“我就知道。”他脸上的表情缓和下来,“好吧,如果没有办法的话我也不会用我的最后一丝灵魂来找你了,”
“Asa,你,你……我很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我的灵魂一直在我的世界守护着我的Tom,你知不知道你在那个世界是蜘蛛侠?哈哈,每天上蹿下跳的,一点也不心疼我这个一千岁的老幽灵。”
话题超纲了吧Asa……

“好了好了,总而言之,他现在已经不需要我啦,他有了很厉害的人帮他,他本人也特别厉害了,我已经游荡够久了,看到他平安快乐我就满足了。”Asa话语间的疲态尽显,Tom心酸的望着他,竟然觉得Asa的身体开始渐渐变的透明。
他没有看见的,幽灵Asa背在身后交叠的双手悄然松开,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掌心里轻飘飘飞出一只蓝蝴蝶来,越飞越高,消失在了空间里。
“但是你知道吗,我都没有真正见过我的Tom呢……成为魔法师让我可以看到很多别的世界发生的事,我真挺羡慕他们的,虽然结局也不好,但是就像我们刚才扮演的一样,他们有过程啊,不像我,连抱抱他都不行……”

“为什么选我?”Tom问,“有那么多个不同的世界,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
“你也没有遇见你的Asa不是吗?”幽灵Asa说到:“我认为我们同病相怜,但是因为我的参与,你们的世界多多少少会有些变化,经历了那么多次,总会有一个意外的,Tom,你的世界,就是那个意外。”

Tom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他听见自己结结巴巴的说:“什,什么意思?”
“我不能多说,”幽灵Asa的身体颜色越来越淡,“去找他,Tom,去找Asa,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夙愿。”

“现在,该醒了。”

Tom睁开眼睛,头顶的白炽灯刺得他生出两滴生理泪水来。
他在医院,身边来来回回晃过很多医生护士,他因为服药过度陷入了重度休克,幸亏被人发现抢救的及时。

Tom苦笑着伸手去按铃,他怎么能死呢?他身上可是背负着无数个宇宙的期望呢!

07.
他没有把这个疯狂的梦境告诉任何人,连他自己也惊奇自己居然就这么相信了梦里那套荒谬的理论,并且对此坚信不疑。

Tom觉得他和Asa之间有一种莫名的牵引,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没有错。

就在他出院回家两个星期后,Tom就有了一张强烈的感觉,就像一股电流从胸口蹿的四肢百骸,就是单纯的凭直觉,Tom连手机钥匙都没拿,笔直的冲下楼去。
他感觉自己在追逐一只虚无缥缈的蓝蝴蝶,蝴蝶微弱煽动翅膀的弧度带来清风,扑到Tom脸上满满都是Asa的味道。

这样,像不像一个变态狂啊,Tom傻傻的笑着,往那个方向跑去。
跑着跑着,Tom突然呆住了,他奇异的直觉,引着他来到了一片墓园。
骗人的吧,一阵眩晕席卷Tom的大脑,不可能啊,我的梦,我的梦里明明……

他一步一步的向那个召唤他的地方走过去,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一样。
不,不可能啊……
他看清了那个小小的,长满青苔的灰色墓碑上的名字——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的名字。

命运好残忍,Tom不顾周围人的目光,抱住Asa的墓碑哭的像个孩子,你没有希望,它给你希望,但你开始相信希望的时候,它又连皮带肉一起全部生生剜去。

他恨命运,Tom哭到视线模糊不清,他要放弃Asa了,太痛苦了,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不应该是因为爱啊,Tom浑浑噩噩的想,为什么我要因为爱上一个人而这么痛苦呢。

“你好?”

一个恍惚又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Tom回过头去,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鼻涕眼泪以及沾上的青苔。
所以很多年后,Asa回忆起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一个满脸绿色黏液的怪人,他这么描述,无论被Tom按着亲到断气多少次也不改。

Tom胡乱的擦了一把脸,眼前的人真的是Asa,他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斯斯文文的带着黑框眼镜,手里抱着一捧用牛皮纸包着的花。
【时间正好,恶缘也消耗完了,】Tom不可置信的站起来,把大脑恍惚间听见的奇怪的话抛之脑后。【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不好意思你和Butterfield叔叔很熟吗?”Asa尴尬的不忍直视这个棕色卷发的男孩,自己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看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叔叔,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他们家还有这么一号亲戚朋友。

“Asa————————!”
“你你你我警告你别过来!别过来!”

这距离Tom决定放弃Asa才过了不到三十秒。
而距离两个人因为太吵被墓园的管理者丢出去只有两分钟了。

08.
“后来呢?”Asa趴在Tom的胸口上,蓝眼睛笑眯眯的,“这故事太离谱了,不过很浪漫,所以我选择相信。”
“浪漫?拜托你是不知道天天晚上做噩梦的痛苦吧!”Tom搂着Asa的手臂一摊,委委屈屈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对天发誓哦Asa。”

“是是是,我相信你,再说了给你的补偿还不够啊,”Asa戳戳Tom小腹处健硕的腹肌,“我记得后来怎么了,你抱着我哭够了发现没带手机也没带钥匙,更重要的还身无分文,我只有带你回自己家了,”
Asa回忆着,当年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我当时快吓崩溃了,哪有一上来抱着就哭的开场方式啊,你这个搭讪方式太可怕了,零分零分。”

“可怕你不是也栽了,”Tom提起当年的事情带着点飘飘然的得意和羞耻,“不过你家里是真乱,”Tom无视Asa投过来的明天睡地板的眼神继续说到:“还有厨艺真的不怎么样。”
“你那天不是这么说的!”Asa又好气又好笑的抽出身来,往Tom脸上丢枕头。
Tom面不改色的接住枕头,连带着把人拉回怀里翻身按在床上,“没关系,我愿意,我愿意吃一辈子。”

Tom低头吻住了Asa的唇,Asa环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今年已经是他们交往同居的第三个年头了。
会发生什么呢?

回忆终会慢慢变淡,因为人生总要向前看,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奔向更好的幸福。
Tom搂紧怀里的Asa,就像怀里的人是他的全世界。
而事实上,Asa的确是的。
“如果我们现在停下来的话还能睡几个小时呢……”Asa气喘吁吁的凑到Tom耳边说。
“明天周末啊,”Tom不打算放过他的小男朋友,“咱们可以补觉。”
“那好吧,”Asa的脸颊泛红,映衬着蓝眼睛愈发迷人,“明天补觉好了。”
——————————————
写的不好对不起各位😔
万分感谢您看到了这里
不要脸的求评论啊QAQ

评论(4)

热度(54)

  1. 快来削我啊乔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