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汀

❤JR本命一万年❤
常驻冷CP的小可怜
高三长孤不定期更新(挖坑)
【你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再见到他的】

【荷兰傻】Half of the heart (上)

---CP:荷兰/沙沙(基本无差)
---大写加粗的HE!
---极度ooc但是非常有正能量的文,相信我

01.我们以为的第一天
Asa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事情不对劲,头疼,不只是宿醉的偏头痛,后脑勺传来的闷痛一阵盖过一阵。他伸手去摸,脑后那原本不存在的隆起火辣辣的疼。
他试图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的:他被袭击了。

那个人穿的是黑色的衣服,带帽子,也可能是一件黑色的帽衫外套,天太黑了,Asa看不清,但也可能是他真的喝的太多了,以至于根本没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和身形。
回忆昨天晚上,只有疯狂的欢呼声和急速飙升的肾上腺素带来的晕眩感,他又一次在地下游戏厅大获全胜,不败的神话得以再次延续,从来没有什么人能打赢他。
人人都知道电竞选手,不败神话ID/butter,Asa知道这个称呼挺中二的,但是怎么呢,他喜欢,这让他感觉有人关注这他,Asa已经独自生活好几年了,但是还没有久到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Asa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却并不强壮,最擅长的就是游戏,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运动不停,操作自己的主角无所不能,就像,那真的是自己一样。
大家喜欢butter,每次带着帽子和口罩出场的接受聚光灯和欢呼声的Asa想,但是butter面具下面的asa呢?

Asa活动着僵硬的脖子到床下来,所以这个人,袭击一个电竞游戏玩家是为了什么呢?
他上上下下摸了摸自己,还好,没缺胳膊没少腿,自己用来打游戏的手指头也健在,衣服也都好好的穿在自己身上。
为了钱?为了他昨天晚上的那些奖金?没可能,那些东西还好好的放在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就算被抢了也不打紧,分分钟可以再赢回来。
Asa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毛,十天半个月不出门,出门补贴家用还莫名其妙被敲后脑勺。还是什么时候去做个全身检查的好……免得有什么后遗症,他可是靠手脑协调吃饭的。

Asa从卧室出来,小小的出租屋堆满的游戏主机和游戏碟,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换个环境,说到底就是东西多,懒得搬。
他想坐下来,好好回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下一秒,Asa的动作就整个僵住了,客厅里那张堆满杂物的桌子已经变的干干净净,深色的桌面上工整的摆着一部手机,以及一把寒光闪闪的开刃匕首——匕首尖直指着自己的方向。

Asa身体僵直的紧紧盯着那个黑色的手机,上面的信号小灯闪烁不停,仿佛一个顽皮又致命的邀请。

这绝对不是Asa的手机。

天哪……Asa想要大叫了,他多么希望自己宿醉未醒,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完美的恶作剧。
对,跟踪他,打昏他,轻松的找到了自己住的地方,给他留下了一把尖锐蹭亮的匕首和一部手机后功成身退的离场了?真是毫无破绽,完美无缺,可以理解成那个变态好心送他回家,然后给他送了一些小礼物吗?

Asa冷笑着,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没什么好怕的,他耸耸肩,鬼使神差的去锁上了门,有什么好怕的呢?自己着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吗?……这么想着,Asa又去关紧了窗。他的屋子很小,不可能藏着一个人的,Asa飞快的搜查了一下,再次确定了这一点。
待他重新坐会桌子前,嘴角还凝固着那个诡异弧度的冷笑。

后怕。这是现在Asa脑子里唯一的一个词了。他伸手去拿那个黑色的手机,基本是新的,连一丝划痕都没有,很简单,就是普普通通的智能机。
【请输入指纹】
指纹?Asa犹豫了一下,是自己的指纹吗?Asa选了一只手指放到home键上,手机锁瞬间就开了。给Asa留下的是一条短信,用陌生的号码发的他手上的这个新手机里。
Asa移动手指戳进去,只读了一行就读不下去了,他发了疯一样的冲进卫生间扯开自己的上衣扣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他再也没有办法强装镇定了,全身抖如筛糠。

Asa捂着自己的嘴,把整张脸贴在镜子上,拼命压抑自己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身体的抖动连带着镜面和镜框的缝隙发生碰撞,吱呀吱呀响个不停。混着从Asa指缝中溢出来的抽泣声,在狭小混乱的出租房里显得脆弱无助又让人胆寒诡异。

【哦哦哦,宝贝儿,看看我在你的心脏里留下了什么~】

Asa左胸靠下的位置,出现了一条狰狞丑陋有如千足蜈蚣般的骇人伤口,切口被胡乱的缝合,针脚肆意歪七竖八。此时伤口通红一片,正因为Asa刚才的剧烈运动往外渗血。

【一个炸弹哦:D】

Asa闭着眼睛,颤抖的手指抚上那道伤疤,拿出来!把那个东西拿出来!Asa用力的做着深呼吸,让自己还有理智去思考。
对,去医院,如果那个变态可以放进去,那也一定有办法拿出来!
他胡乱穿好衣服,把手机,钥匙,现金之类的东西往背包里乱塞一气,Asa最后挣扎了一下,还是抓起那个变态留下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他的麻药估计是醒了,胸口剜肉般的剧痛,身体的感官已经渐渐恢复,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Asa都能崩溃感受到那个冰凉刺骨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他的性命。
别害怕……因为过度紧张,他感觉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AsaButterfield,别害怕……他安慰自己到。

Asa跌跌撞撞的下楼,正打算拦出租车,口袋里突然传来的震动让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他颤抖着,咬牙把手机掏出来,是短信,是那个变态发来的短信。

【线索就在手机里,我等你的好消息,Butterfield先生:D    PS:不要尝试把我的小宝贝儿取出来或报警哦……】

他怎么知道……Asa下意识捂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他甚至觉得可以听见那刺耳的电流声。
【不然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的不是吗,-)】

02.Asa的线索
Asa没有勇气再读那条消息了,他退出那个界面,开始翻找那个变态说的手机里的线索。
手机邮箱里果然有东西,Asa紧张的点开那个文件。

居然……是照片?

铺天盖地的都是一个男孩的照片,大部分的男孩的单人照,不过看得出他人缘很好,每张照片上都有相同或不同的人环绕在他周围,男孩也笑的很自然,应该是个活泼健谈的人。
男孩子一头暖棕色的卷发,看起来就很软的团在脑袋顶上,不乱,感觉很可爱,眼睛也是澄澈一片的棕色,不知道为什么,Asa觉得这个人十分眼熟。下意识的感觉这个人,就应该是伴随着太阳光出现的存在一样。
奇怪,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Asa一张一张的翻着,大概有个四五百张,清一色的都是偷拍,Asa觉得心里难受,觉得很恶心,但是不得不继续看这个他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男孩的照片。到底是什么样心理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Asa攥紧了手机,这个男孩子不可能是袭击他的变态本人,那样的话也太傻了,但是如果不是,这个看上去阳光帅气的年轻男孩又是谁呢?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Asa的手指继续向后划着,在看到一张照片的时候呼吸猛的停滞了,老天啊,他无法形容那一瞬间自己的心理,有害怕,有震惊有愤怒。
在照片里,光线昏暗看不清背景,那个一直笑眯眯的棕发男孩昏倒在地上,满脸是血,漂亮的鼻梁上横着一道肿胀青紫的伤痕,身上穿的T恤衫被剪开了到胸口,然而在他胸口上……
可能是因为经过剧烈的反抗,Asa根本不忍心看第二眼。他的胸口上,是一道和Asa胸口上一样肆意张狂的伤口。

这个男孩子和自己一样,Asa心想,都是那个变态的受害者。他们的心脏,都被那个人捏在手里,就像两只被鹰爪钳住的麻雀,叽叽啾啾叫个不停,但是改变不了葬身鹰腹的命运。
Asa觉得很搞笑,害怕过去了,心里的空洞就只剩下嘲讽了。他从未感受到死亡离他如此之近,明明他前一天还只是一个在地下游戏厅打打擂台的无业游民,有一天没一天的混日子,无数次的觉得无敌的人生没意思,但是当死亡像一个笑话一样随随便便就真的来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那么不想死。
现在,又多了一个男孩和自己一样……

人类有的时候真的奇怪,Asa拍拍自己僵硬的脸颊。在面对自己未知的事物的时候总是有着盲目的恐惧,但是发现自己不是孤身一人的时候,就好比海上的一块浮木,对处境并没有很大改善,但就是攥紧不松手。
这也许就是心理学吧,Asa想,如果自己这次没死,也许可以考虑去学习一下,对,学习,居然冒出这样的念头,他可能真的离死不远了吧。

Asa没有搭车,他想明白了,自己还活着,证明那个变态还不想他死。那好,Asa拐到街角的糖果店买了一大堆Twizzlers,回到出租房把自己砸到沙发里,那就看看你到底要干什么吧。

Asa重新点开最开始的那条信息,一行一行的看了下去:

【亲爱的AsaButterfield先生,】这很不妙,他知道我的名字,Asa用力嚼着嘴里的糖果,心想,他知道我是谁。

【很抱歉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和您交流,可是没办法,谁让这是我的兴趣所向呢?如您所见,我在您的心脏里装了炸弹,不过您大可放心,这样的手术我做了很多次了,如果您看到了这里,那么很荣幸的告诉您,您成功加入“完美存活”俱乐部啦,胸口很痛吧?我猜您的麻药已经醒了快一大半了,几个小时后会更痛哦:D】

Asa恶狠狠把嘴巴里的糖果咽下去,骂了句脏话,因为嚼的太用力脸颊都有些酸痛。

【您一定对那个男孩很好奇吧?然而我要告诉你的是,关于他的一切,我都会告诉你,怎么样,我人是不是很好,但是你不应该太迷恋我了,实话告诉你,如果我是你,我会把注意力放在接下来的信息上,毕竟,生死攸关啊不是吗butterfield先生】
真自恋,asa做了个恶心的表情,但是确实对那个素未谋面的棕发男孩产生了兴趣,他为自己的背叛感到羞耻。

【关于您的线索,我必须保持公平公正,我给您的线索,我可以保证和我给TomHolland先生的一样,一条不多,一份不少。】

TomHolland,Tom……好熟悉……但是想不起来。

【现在您知道了,我精心为您挑选的搭档是就是Holland先生,他很帅气也很强壮,搞定他可花费了我不少功夫,相比之下我还是比较喜欢您啦,Butterfield先生。所以在他杀死您之前,您要努力杀了他哦:D】

Asa胸口猛的袭来一阵剧痛,手机屏幕在他眼前游移重叠,眼前出现大块的黑影,模糊了他的视线。
【好,这里是游戏规则,你们两个的心脏里都被我装上了炸弹,无论你们逃到哪里,只要我哪怕只是不小心的轻轻一按我的遥控器~砰!】
Asa咬得自己嘴唇都破了,嘴里尽是铁锈的味道,他为什么会卷进这样的事……Asa从沙发上跌落,冰凉的地板冻的他的胸口剧烈抽搐,一个人坐在出租房的地板上又哭又笑……他为什么会卷进这样的事情……

【但是呢,如果你们两个人中的一个死了,心脏停止跳动,那么恭喜啦,另一个就安全了。】
是骗人的吧,要他去杀一个人,无辜的陌生人。Asa闭上眼睛,一滴无力的眼泪滑进嘴角,他感觉到自己心底的软弱和无能。
我不想死……Asa用右手抓住因为胸口的疼痛而麻木的左手手臂,黑发早已散乱,被汗水沾湿一缕一缕的耷在额前,双眼通红布满血丝,Asa从来没有早睡的习惯,身体和心理经历刚才这种程度的打击早就承受不住了。

……我不想死……

短信接下来的是一个链接,点进去发现是一个GPS定位系统,那上面标注出来的两个位置有一个是自己的,没有动,另一个正在向着自己的方向高速移动。那是TomHolland,他肯定已经在来这里的火车上了。

【哦,Holland先生是不是已经开始行动了?据我所知他可一直是个行动派呢,啦啦啦,亲爱的Butterfield先生,是主动出击还是坐以待毙呢?温馨提示,离你两条街远的地方可以买到一些你可能会需要的东西,暗号是“Schießpulver und Klarinette”,德语里火药和黑管的意思。别死的太快哦,毕竟,你们两个可是我的最爱呢:D】

短信到这里就完了,Asa撑着地板站起来,哭也哭了,崩溃也崩溃完了,该干点事情了。Asa不想别牵着鼻子走,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了。他有点积蓄,钱不是问题。

我不想死,我也不会死的。Asa心想。如果我们注定要杀死对方,我不会是乖乖等着的那个。

03.越来越近的TomHolland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下雨了,Asa像做贼一样把那个用布包住的黑色的管状物塞进包里,拉上帽子冲进雨中。
“站住——”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就是那个什么butter吧?”
说话的男人身形魁梧,和Asa基本一般高,在他身旁还跟了几个人,把不宽的小路挡了个严实。

该死,Asa没有说话,偏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
新年快乐!!
这真的是我荷兰傻最后的存货了😂
荷兰都还没有出场啊喂!!
随缘后续(不不是我没有我错了我不坑
逻辑问题等我二改吧
再次表白不嫌弃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新的一年各位一起加油加油!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