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汀

❤JR本命一万年❤
常驻冷CP的小可怜
高三长孤不定期更新(挖坑)
【你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再见到他的】

【谛玄】久违桃花树

——全文均脑补(划重点),不要考究不要考究不要考究
——cp谛听/玄离不逆不拆
——君凝有提及
——正剧时间线之前发生的事

1.
怕不是老君一个人待着太寂寞,天底下那么多妖精和神兽,他偏偏点化了玄离和谛听。

玄离回忆自己记忆之初,刚刚变成神兽的时候。从一片混沌中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和自己一样茫然,坐在自己对面的谛听。

“嗯嗯,”老君满意的点头,道:“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座下的一对神兽了,就从明天开始跟着我修炼吧。”

啊……玄离想,我是神兽吗?他看向对面和自己一起变成人性的谛听,六七岁人类小孩儿的模样,青绿色的皮肤,深色的长发垂到地板,额头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角。

玄离马上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有角。

老君挥挥手,两面镜子落到他们各自面前,玄离看到自己的样子,似乎和谛听不像,更像是普通人类。象牙白的皮肤,头发蓬松乱乱的耷拉在肩膀上,额头也光洁一片。
老君收回镜子,拍拍玄离和谛听的头,说到:“要好好相处哦。”

2.
玄离花了两天的时间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规律,以及自己的属性。

硕大的天界,除去经常过来的清凝仙子,也就只有老君,自己,还有谛听了。

事实证明老君的心思并不在自己和谛听身上,点化自己和谛听,大概只是多两个跑腿的,以及在清凝仙子不在的时候,聊聊天缓解一下寂寞罢了。

“谛听。”玄离说,一边向谛听招手,“一起修炼?”
这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里,自己应该是和谛听最亲近的才对。

谛听看了玄离一眼,没有说话,缓步跟上。

只是谛听,真的话很少呢……明明相较起来,自己修炼的法术才是比较冷淡的那一个。

到了修炼场,玄离偏头朝谛听露出一个笑容,找了个地方开始静心打坐。玄离修冰法,很多问题需要在灵质空间里自己悟,谛听则不同,他修焰术,大部分是靠实战经验的。

静坐了一会儿,玄离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看向谛听。
从那个时候算起,自己和谛听也认识一百多年了,现在的谛听和那个小时候的谛听比起来……玄离眯着眼睛想,果然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吧,以前还可以缠着他给他编辫子,现在连话都很少讲,真是的。

可能是因为玄离性格迷迷糊糊比较随和的关系,在修炼上很多疑难问题他都可以轻松搞定,所以法术上一直压谛听一头,每次老君验收他们修炼成果的时候,玄离的功力就是超过谛听那么一点点。

“啊啊啊,这次又是玄离强一点哦,谛听下次加油赶上来。”老君十年如一日的结束语,玄离耳朵都听起茧了。

谛听难道是因为这个,越来越不喜欢自己了吗……比起和自己说话,谛听还是更喜欢去找老君请教术法上的问题吧,也可以来问我呀,玄离游神着想。

突然嘭的一声响,玄离警觉的从自己游离到蓝溪镇外的思绪里抽身回来,只见谛听的紫色火焰窜起,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的方向冲过来。

玄离轻盈的转身点地,轻身提气跃起,力量汇集于双手手掌,术法流转熟练的施展。

玄离道:“凝。”

只见从紫色火焰的焰尖部分开始,玄离的冰以火焰更快的速度覆盖了整个翻腾燃烧着的火,毫厘眨眼间,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冰雕,晶莹剔透的冰包裹着来不及熄灭紫火,在空旷的修炼场里显得惊人的壮观。

玄离稳稳落地,一抬头,正好撞上谛听那双没有一丝波澜的暗绿色瞳孔。
“谛听?”
“……你什么时候会的这招?”
“什么?谛听……”
“我问你。”谛听逼近了玄离一步,相仿的身高使得玄离只能直视他。

好近,玄离突然走神的想。下一刻,他用来封住谛听火焰的冰轰的一声支离破碎,那团妖异翻腾的火焰在空气里最后挣扎了几下,从焰心破开,残留下来些许滚烫的空气。

紫色火焰的散去,热浪向周围扩散,谛听不动声色的挪了一小步挡住玄离,热浪带起的风翻动他的长发,三三两两撩蹭到了玄离的衣袖。

“我还没来得及给这招起名字,有次看见清凝仙子用这招冻住过老君的烟斗,觉得好玩就自己琢磨了一下。”玄离用手指转着一缕太短还编不到辫子里去的碎发,笑着说:“谛听若是觉得好,我们以后可以一起练啊。”

“……凝火之冰,凝火冰。”谛听轻声说。
“谛听,怎么了?”
谛听看向玄离,目光很复杂,但与他以前的目光无异,都是淡淡且平静的。“名字。”
“哦,”玄离点头笑道:“那就多谢谛听啦。”

3.
于是他们在第二个百年里,终于练成了斥冰焰。

“谛听。”玄离靠在一颗桃树下,微笑着看向谛听:“斥冰焰终于练成了,只要有这一招在,我就永远不是你的对手呢。”

谛听也看着他,树下的那个少年模样的人,两百年来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一身青灰色的长衫,腰间平常的系着腰带,头发蓬松着乱糟糟的,留长了的便垂在身后编成一条辫子。

“我不会对你出手。”谛听说,很久之前那次是意外,对玄离,他从第一眼看到玄离就不想这个人再受一点伤害了。

很久以前那次焰术的失控,明明知道玄离的修为高于他,但他还是慌了,自己的心情,大概只有自己最清楚吧。
他看着玄离轻盈的在空中转身,灵活的像一只燕子,然后轻轻松松破了他的火焰。

……无论如何,这大概就是,自己和他的差距吧。不变强的话,怎么算的上是和他齐名的神兽。

树下的少年歪头一笑,嘴角勾起在一个好看又柔和的弧度。突然,玄离笑里的含义一变,对谛听说:“谛听,你过来。”

谛听不明所以的走进,玄离脚尖轻轻一点地,越上树叉,道:“上来。”
这棵树,是一百年前他和玄离一起栽的。不觉得修炼场空荡荡的真的很无聊吗?他记得但是玄离这样对他说。

桃树,桃树开花很漂亮啊,而且,嗯……还有桃子吃,不是吗?

“谛听。”玄离坐在树叉上,谛听轻轻跃起,落在他身边。
这颗桃树第一次开花以后,玄离实在舍不得让它们谢掉,就让这些花一直开在了最盛的时候,所以一直没有吃上桃子。

“你过来坐。”玄离努力隐藏着自己笑里的恶作剧成分,谛听听他的,依言坐下。
就感觉玄离的手指穿过他披散的头发,柔软的指腹碰到些许谛听的脸侧,玄离顾不上道歉,手上加快速度,生怕谛听不让自己继续。

谛听大抵也猜到了玄离的用意,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安静的坐着。
桃花灿烂,光从花朵间透过来落在他们周围,而玄离触碰着他,他不打算破坏这一刻。

“欸……”玄离的声音从谛听脑袋后面传过来。
“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坐好。”玄离似笑非笑的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一手攥着刚刚给谛听编好的一小股辫子,另一只手往自己脑后垂着的辫子上一拉,拽下自己的发绳。

“当当——好啦。”谛听这才伸手摸了摸,玄离果然是要干这个,他从小到大都喜欢干这个。谛听看向小辫子的末端,暗绿色的发绳。

是玄离用的发绳。

“喜欢吗?喜欢这次就不要那么快弄散了嘛。”
谛听回头去看玄离,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垂及腰,胡乱的飞着。桃花和人一样好看。

谛听控制不住的伸手,帮玄离把一缕不乖飞扬头发别到耳朵后。
“谛听。”玄离又喊了谛听的名字,不知不觉,他们间的距离感已经渐渐消失。玄离也向他靠近。
“谛听。”还是玄离的声音,这个人的声音,唤起自己的名字来为何这么……
“谛听。”玄离的声音已经很近很近了,这个距离让他想到了好久以前的那个修炼场,那个还没有种下这颗桃树的修炼场。
那天他看到玄离,这辈子谛听没有见过特别多的人,但是玄离,在自己的火焰辉映下,轻轻的落在他面前,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那一刻,谛听突然觉得,神兽的一生再如何如何长,他也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人了。

“……玄”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是,是老君的千里传音?”玄离猛的拉开距离,脸颊一时之间变得通红。
“…………是,他说有事情找我们。”

谛听看向玄离,玄离也看着他,心照不宣的都笑了。
“谛听,你以后都笑吧。”
“嗯。”
“不不不,还是,还是就对我笑就可以了。”
玄离跟在谛听身边,谈笑间,两人的手却悄然牵在了一起。

玄离攥着谛听的手,时不时瞧一瞧谛听的侧脸,好像在看这个谛听是不是真的。
至于刚才那件事,玄离脸颊红扑扑的,没事啦,以后有的是时间。

4.
老君找他们,说了三件事。第一,清凝仙子走了。

怎么会呢……玄离心痛的想,她和老君明明……
玄离又想去看谛听,但是马上被第二件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第二件事……我从今天开始,不会再离开这里半步。”
玄离喉咙干涩,正想着有什么办法,但大脑一片空白。

“第三件事,南边的那群妖精,又进攻了。”老君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抬头,和平时那个轻松不着调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这次,就看你们了。”

和谛听赶往那个地方的途中,玄离一直没有说话,谛听也低着头,面无表情。
老君和清凝仙子的爱情,是自己和谛听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曾经的海誓山盟,在消散的那一刻,甚至连本人都不一定察觉的到吧……

清凝仙子,真的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吗?

“到了。”谛听轻声说。

玄离和谛听落地。

蓝溪镇外往南三百里的地方,以剑妖为首的恶灵叛军浩浩荡荡的队伍,因为老君座下的上古神兽谛听与上古神兽玄螭停止了行动。

“你们胆子很大嘛……”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狂风乍起,一到闪电落下,照亮浩浩荡荡绵延了百里长的叛军队伍,以及在风中翻飞舞动的玄离的长发。

“偏偏挑在今天,今天老君心情很不好,还要分心出来解决你们的事,你们不觉得很过分吗?”玄离说,“所以还请剑妖阁下,早些带你的队伍回去吧,我和谛听今天也不想打架,可以吗?”

为首的剑妖冷冷的看了玄离和谛听一眼,“玄离大人,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们?”
一眼看见剑妖的瞳孔中怪异的亮紫色,玄离一惊,心想不好,小声道:“谛听。”
“嗯,他用药了。”谛听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整个眼瞳已经变成了纯净的白色,身上神兽的气势暴涨,一时之间众恶妖皆是感觉全身一沉,控制不住的发抖。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剑妖发出一阵盖过狂风的诡异笑声:“这就是命啊,我们苦苦修炼了几百年都修不来的修为,人家只要做老君养的一条狗就好了。”

谛听没有再和他废话,淡淡道:“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
谛听的紫色火焰嘭的一声从叛军队伍里爆发,绵长的队伍从中间被切断,恶妖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剑妖发了狂,吼叫着冲上来,周声出现无数把灵力幻化出来的剑刃,就要向谛听齐齐刺去。

玄离快速的出手,刷的一整面冰盾挡住在谛听与剑妖之间。
“谛听清小怪呢,抽不开身,你的对手是我。”玄离笑笑,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这个时候也气场全开,寒气逼人。
“还有你刚才说,谁是老君座下的一条狗?嗯?”

剑妖根本不是玄离的对手,几招下来连连败退。
“嗷啊啊啊啊啊——!”一根冰刺穿透剑妖的胸口,后者发出刺耳的尖叫。
“快些收手吧,”玄离说,“你的人已经损失很惨重了。”

“呵,惨重吗……”剑妖撇了一眼把烧的惨不忍睹的队伍,“正合我意!”
“什么!”玄离有点慌了,猜到剑妖用了禁术,没想到他用的是这一招……

剑妖大喝一声,那些烧着的恶灵身上的紫火像是被他召唤了一样,猛的想他身体里聚集。

他们居然是在吸取谛听的火为自己所用……玄离暗暗攥紧了袖子里的手。

“居然是……”谛听屏气凝神,想再召唤出更猛烈的紫火,剑妖已经完全被禁术占据了心智,一边暴走一边开始无差别攻击,一个火球打过来,谛听侧身躲过,来不及闪避的袍角被火焰烧穿。
自己火焰的威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天底下不怕他紫火的人,大概只有老君和……

“谛听。”玄离的声音,谛听望向他,下一秒四肢便被腾地而起的冰控制住了。“玄离?”

“谛听,你看见了吗?”玄离没有看他,那剑妖狂化暴走失了心智,渐渐在往人间的村子的方向移动。“我们轻敌了,不能让他再这样下去。”
“我知道,放开,我们一起去。”
“谛听……那是你的火,”玄离慢慢转动脖子看向他,乌黑的长发在狂风胡乱飘飞着。“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我可以打败现在的他,你比谁都清楚。”

“那放开我,一起去。”
“不行,谛听。”
“为什么?”
“你会死的,那是你的火,只有我的凝焰冰可能破你的火,如果你被伤到你会死的。”

玄离伸手碰了碰谛听的嘴唇,又碰了下自己的,笑着说:“我不会有事的,你都还没吻过我呢。更何况,要下雨了,”玄离指指天空道:“雨天可是我的主场。”
没有再迟疑,玄离一挥手,一个冰球罩住了谛听。“我们能力相克,你不要强行从里面出来,我去去就回,我保证。”

玄离最后朝谛听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转身快速的消失在了剑妖失控去往的那个方向。
谛听大概不会想到,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玄离。

5.
寂静的阁楼里,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的老君突然抬头。
灵质空间内,那颗不谢桃树,突然全部枯萎。花瓣和叶片分分坠落,在掉到地上之前灰化殆尽。
“……玄离啊”老君开口缓缓道,开口声音尽是苍老:“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

大雨噼里啪啦的落下来,禁锢着自己的玄离的灵力突然消失,谛听几近疯狂的赶往玄离去往的那个方向,不顾自己身上被雨打的透湿。

那个人类村子的边界已经烧的面目全非,但是村子却完好无损,连一排篱笆都没有被烧到。
谛听失魂落魄的站着那片焦土上,没有,没有剑妖,没有杂兵,也没有玄离……

“神仙!是神仙啊!!”
“神仙,谢谢仙人救命恩人!”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谛听后退了一步,远离围上来的村民们,刚才这些村民大概都躲在村子里,都没有受伤。
他突然想问问这些人,刚才那个救他们的人去什么地方了,那个人是他的心上人,但是他现在找不到他了……

“仙人仙人,你知道刚才那个黑色头发的仙人去什么地方了吗?”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我看到他救了大家,自己不见了。”
“是,是哦,刚才那位仙人去什么地方了?”
“诶诶,我看见好像一到光掉到村那头去了。”

玄离……谛听身形一闪,直奔村子的另一边。玄离的气息好微弱,微弱到连他都感觉不到了,谛听不敢想玄离发生了,不敢想是发生了什么才……

“……谛听……”玄离的声音。“再见了,谛听。”

谛听在那个村子徘徊了很久,很久很久,就担心自己走了,玄离突然回来了找不到他。
等他最后回到老君山的时候,老君什么也没说,那颗枯萎的桃树已经证明了一切。

大雨打在谛听身上,每一颗都有如千斤沉重。

玄离真的死了。

6.
“谛听。”梦里全是玄离的声音。

“谛听。”他抱着伤痕累累的玄离,他们身下是大片大片的焦土。
“我是不是要死了,谛听?”

“你还没有吻我呢,谛听。”

他俯下身去,吻上玄离冰凉的唇。

然后谛听醒来,攥紧头发里那股小辫子的发绳,再也睡不着了。
他想,玄离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的发绳在我这里呢……

7.
一下子灵质空间里又安静的可怕,老君因为清凝仙子的离开一蹶不振,而谛听因为玄离的死,原本沉静的性格更加冷淡。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长时间,两百年过去,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变的淡淡的,飘忽着,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情绪。

无所谓了吧,谛听感应到收放天明珠的地方有一些异动,过去查看。

但是,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吧

8.(彩蛋
“噗……咳咳……”玄离吐出一口血,手上远转法术的动作不减。
真是丢人啊,被一个剑妖打成这样。这一招下去,自己大概会死的吧。
几缕发丝翻起飞扬,和谛听在桃树上的事,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可是明明,明明自己和谛听的感情都还没开始呢,就这样死在这里,太不甘心了……

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玄离的脸颊滴下,我的发绳还在你那里呢。

剑妖爆裂的力量向玄离冲过来,玄离抬手摸了一把眼泪,真的是,连心都是谛听的了,还有什么不是谛听的呢?

最后一击必杀,玄离的意识涣散了,身体一轻,什么力气也使不出来……
恍惚间,玄离听见老君苍老的声音:玄离啊,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

玄离只感觉到身体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防止他的灵体散掉,而他的本体似乎还在下坠,离心力拉扯着他天昏地转。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玄离头顶掠过,是谛听。

“……谛听……”玄离听见自己说:“再见了,谛听。”

——————————
好了给冷圈交过党费了可以愉快的【baipiao】了
因为自己写的太烂了所以在这里解释一下,最后和谛听告别的那个玄离是玄离死前流的一滴眼泪,玄离当然不会真的死啊我这里私设是被老君救了,写太烂了可能没有人看得出来吧😂😂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感谢您不嫌弃我辣眼睛的文🙏🙏
PS:话说,谛玄群的加群问题有没有小天使告诉我怎么答QAQ

评论(10)

热度(28)